今天是: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

盛世危言 非为耸听

信息来源:2014级高三1班 曲美辰  更新时间:2017-10-09 08:52:55   点击次数20

我忧心忡忡地看着这个世界,其实内心充满希望。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题记

透过盛世之景,一支画笔直击社会阴暗,尖锐的批评非为耸听,而是希望戳破虚幻的泡沫,使我们更加清醒地走在发展路上。作为社会中的一员,我们皆怀有对她的热爱与期盼,但爱并非崇拜,相较于盲目地歌颂与欢呼,一针见血的批评能助她走得更稳、更远。

批评,是一种深沉的饱含热情的爱。这世上不存在完美无缺的事物,表面上歌舞升平并不等于我们的社会没有缺陷。著名漫画家丁聪执著于用漫画针砭时弊,怀着对国家前途和世界命运的关心,肩负对社会、对人民的责任感,他用敏锐的眼光洞察生活,用一支画笔揪出种种弊端,冷人警醒、催人改进。著名杂文家陈四益有感而发:“丁聪是一个社会的批评者,只有这个社会有真正尖锐的批评,这个社会才会有改进。”是啊,热爱社会的最好方式就是批评,而批评便会让我们不被美好的表象冲昏头脑,更加清醒地认识到社会的弊病,投身社会建设之中。

没有批评的社会是可悲的。“我像牛虻一样,到处跟着你们不放,盯着你们不放。”苏格拉底是一位可敬的批评者,他批判雅典民主的狭隘与畸形,反对智者学派忽视道德的主张,但愚昧的公民沉醉于欢欣盛世之中,将一杯鸠酒推到了苏格拉底面前,扼杀了睿智的批评之音。可是,当民主制度逐渐衰落,繁华的雅典沦陷于罗马人的长矛之下,他们是否会后悔没有听从那批判者的建议?

在当下歌功颂德、报喜不报忧的氛围里,我们不能被周围的思想裹挟,而要敢于发声,要相信盛世危言也可是警世箴言。白岩松新书《白说》发行之时,有一句宣传语“说出一个更好的社会”。他说:“话多是件危险的事,但沉默更为可怕。”如果人人都不敢发声,对弊端视而不见,那么积重难返,万顷大厦也会崩溃;可若能及时指出、矫正,茅屋也可蜕变成万丈高楼。柴静不在意外界看法,毅然发声自费拍摄《穹顶之下》,她不遮不掩,将严重现状剖析于世人面前,唤起人们对雾霾治理的重视。一味地向主流妥协于社会毫无意义,敢于发声、敢于批评,才能真正地为社会做出贡献。

当然,批评应是真实的、有社会意义的,博人眼球、愤世嫉俗的批评是社会的毒瘤;有理有据,充满希望的批评才是社会的良药。

我们选择批评,不是厌恶我们的社会不好,而是认为她可以变得更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