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

四重音

信息来源:高三、二班 孙友龙  更新时间:2017-09-27 09:16:14   点击次数47

         寒冷依然


昨夜,在梦中我似乎感受到了一丝温暖。醒来,才发现其实寒冷依旧存在;窗外,也还是一望无际的冬天。

可能每个人都曾想过,自己与别人的区别究竟是什么?

也许我们都曾被人批评过,也都想要使自己改变;可是呢?我们坚持了几天?又或是几秒钟?有时背上书包走在街巷,我常会幻想自己是一位武功高强的侠士,幻想着自己缔造了一个又一个传奇。只是当一阵冷风钻进你的衣襟时,这寒冷才使你清醒——原来你不过还是一个学生;原来你还只是忙碌在功课中;原来,你并不算什么。

看那在空中纷飞的雪花,时而扬起,时而落下;融化了,却还剩下一滴水。可是我们流走的岁月呢?无声无息,不留痕迹,只听得一声长长的叹气后便随风散去。

在这个夜晚里,我会思考明天,要做些什么;也会想起,昨天和今天,我做了什么。

风不停,寒冷依然。我抬头望去,要走的路还很远,便不只是要经过这一个冬天,可是,却依然要努力向前。我不知道明天会几时来到,也许就在我熟睡时。我也不知道明天要靠什么取暖,但我认为,走完这个季节,就是春天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三叶


透过窗,我抬起头,朝着天空的方向仰望:乌云掩盖了阳光,后院的枯藤上,还有三片叶子未落,合上双眼,就那样在空中,风中,时光中,彷徨。

可能下一秒,它就会离开这里,随风飘到屋檐上,或是回归土地化作明年的春泥。

我躺在床上,开始思考着从前我未曾将其放在心上的事情。现在我这个年纪的学生常常喜欢装出一副大人的模样,想依此摆脱稚气;而当我犯了错时,家长也常说我应该长大了,不能再像从前一样了。

于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开始绞尽脑汁地理解“成长”,可完成它的具体做法又是什么呢?

是自己拥有一种比从前更加深邃的思想?是无病呻吟般地感叹人生这般?是懂得了取舍?是会发表自己的看法,知道什么事情该做而什么事不能做?

三片叶子依旧在风中微微抖动,它生长在这个街角的侧面,没有多少人能够看得见,至于我的询问,则是直接在空中消散。

世界摇了摇头,朝着窗外的方向轻吹。

在一念间,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再次抬起了头。三片叶子苦笑了一声,被这一阵风卷起。在我的目光中,它们似乎想说些什么,我没有听清,就随着这岁月,一同落入上一秒的时间中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寂寞风吹


时间不早,天边的那抹殷红也变得暗淡,坐在那个最熟悉的窗前,我看着时间被风一点点地吹散。

半透明的窗帘连这残阳的最后一点光辉都不能完全遮挡,更何况是我心底的那种寂寞?我听着我屋外的风声,听着被风舞动的枯藤抽打白云的震动声,也听着自己的心声。很久我都没能这样静下心来回顾自己了,可没想到今日这一思考,竟品出了一种苦涩。

桌下的废纸中,有多少张是写了一半便放弃的诗稿,而我所谓的时光中,又有多少人生蓝图没来得及迈出第一步?这时,我发现已经看不清从前的自己,因为那时的我对于我来说望得太远。

于是我只能一个人,背上自己的包裹,朝着一条不知道会通向哪里的路走去。我不敢回头,害怕连前一秒的自己,也俯视自己。

一些故事还没来得及续写,就已结束;一些感悟还未来得及体会,就化作青烟袅袅随风散去。

有多少遗憾就藏在笔尖,放不下,写不出;有多少寂寞就在远方的路上,望着你,渐行渐远。风又起,那么就让它携带着从前的寂寞,想上哪都可以,只是不要越出我的记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等待春天

时间不早了,天边残存的那抹殷红也开始变得暗淡。坐在那个摆满书本的、我最熟悉的桌前,看着云朵被风一点点地吹散。

我常常会感到疲倦,感到无聊。冬天的风很冷,轻轻一吹,就将它们凝结成冰,成为我心里常年累积而不化的情绪。

雪莱说过:“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”现在,已是冬季,那我期盼的春天呢?它是否真的就在不远处?它迟迟未肯出现是否只是为了磨练我使我能够抗击严寒?它来的时候是否真的会带来温暖,使花朵像人们所说的一般,开得如此鲜艳?

一次天气晴朗,我将洗好的衣服晾在了后院的丝绳上,正准备回屋时,我看见一个不起眼的塑料花盆被摆在一旁的角落。我走过去将其捧起,盆中除了泥土以外什么也没有。我将它带了回去,放在窗沿上,种下了一粒不知名的种子。也不知道它是否能成功地长成一株植物,陪我一起等待春天。

不是时间离开我们,而是我们跟着地球一起,去追逐明天;所以我们注定不会只停留在昨日。这么说来,春天也不是那么遥远。每个人都朝着一种不固定的方向前进着。每个人都已经走在了路上,无论你想或者不想。

渐渐地,我发现已经五点半了,我已坐在这里很长时间了。直到将白天坐成黑夜,这里好像温暖了些;春天,似乎已经不远。